女性丰胸网

当前位置:丰胸网 > 丰胸方法 > 丰胸按摩 >

11年了...当年照顾7孙的水蜜桃阿嬷 如今顾10个

http://www.83Love.com发表时间:2018-03-05 免费投稿
  水蜜桃阿嬷在果园忙进忙出。记者张念慈/摄影
  海拔一千五百公尺的新竹县尖石乡泰岗部落,六十五岁的江秋玲带着三个孙子女在猪舍里忙,她左手指着一只母猪,气说牠阿,不负责任,只顾自己吃,把刚生下的六只小猪都压死了右手指另一只这只生了十三只小猪,就算奶水不够还是努力喂,但是真的太累了,五只小猪死掉剩八只,但是还能怎麽办呢?
  母猪的写照,正和江秋玲的命运一样。她是十一年前全台皆知的水蜜桃阿嬷,独力照顾自杀二女婿、小儿子、媳妇留下的七个孙子女,还有生病婆婆和丈夫。
  
  这些年,当年的孩子陆续长大,但又多了一个大女婿病故、女儿无力照顾而留下的小二孙子小都要她养,当年的七个变八个,我好怕接下来还有,可是我已经老了….
  这十一年,江秋玲的内外孙从七个变十个,她的生活依然如常,每天到果园里忙着剪枝、施肥,果园收入好的时候一年可收入卅万、如果气候不佳一年五万都不到,还要靠打零工补贴,她翻开存摺,户头里余额常只有三万元不到原本的七个孩子两个开始工作了,但其他的还在念书,每个月生活费要一万多,不努力怎麽行?膝盖老化、心脏病却都不敢看医生。
  当年七个孩子中,年纪最小的五岁小豹如今已经十六岁,多愁善感的他这些年一直无法从父母双亡阴影中和外人眼光走出,反正大家都觉得我会不好,我干嘛要努力?小学就开始喝酒、抽菸、吃槟榔,国中没毕业、高一辍学,如今在当板模工人,是江秋玲最挂心的孩子我怕哪天又带孩子回来让我养,老了阿,不能再加小的了。
  江秋玲没上过学、只会写自己名字,她笑说曾问孙子女我要不要去读书?小孩子说『好阿,阿婆你去读书,可是我们的读书钱怎麽办?等我们长大,再让你去读书。』可是那时候我老了。说完,笑里满是泪,怕被看到,连忙转过头偷偷拭泪。
  这些年,江秋玲已经比较少哭了不要像以前,爱哭鬼。她指着大学放寒假回乡探望她的大孙女小涵说她看到会说,阿婆,哭不好,以前我抱她哭,现在她抱我,可是七个小孩长大了,还有第八个怎麽办?你们长大了,结果就又有新的要照顾。
  难过的时候,她会骂儿子、媳妇的遗照你们怎麽可以离开?把小孩都丢给我照顾,可是有什麽用?他们又没办法回答了。
  午餐时间到了,江秋玲翻开冰箱,没有肉,只有家里自己种的青菜,有客人到访,害怕中餐太寒酸,她连忙要放寒假返乡的孙女小如到杂货店买鲔鱼罐头加菜,往锅里丢两大包面条,再加上五颗蛋,就是她招待客人的最大热情,采访团队为他们买了饮料、零嘴和罐头加菜,小二的小各和幼儿园大班的小宥笑得合不拢嘴。
  用完中餐,暖暖冬阳下,江秋玲牵着2岁最小外孙女的手,和已经大四的小涵,继续到果园去上工,读教育系的小涵跟阿婆说我以後要回尖石乡当老师,陪阿婆。江秋玲欣慰的笑了,但也不时回头看看调皮的小各有没有乖乖待在家,就像她这些年一直做的,牵挂,始终无法放下。
  水蜜桃阿嬷在果园忙进忙出。记者张念慈/摄影
  水蜜桃阿嬷说,这几年比较不哭了,但提到对孙儿的未来,又忍不住落泪。记者张念慈/摄影
  水蜜桃阿嬷牵着最小2岁孙女,和已念大四的孙女小孩到果园上工,但仍不住回头望在家里的其他孙子是否乱跑,就像她多年做的,牵挂,始终无法放下。记者张念慈/摄影
  简单的青菜蛋花面,就是水蜜桃阿嬷祖孙的一餐。记者张念慈/摄影

精彩图库

精彩推荐

推荐文章